玩家原创小说:落魄杀手玩天龙(九十二

  仅仅一年的陪伴,怎能十七载的血脉相思,总觉得时间就像静静流淌的深山泉水,不知不觉又到了第二个凛冬。

  岁月不长,但柳晨的变化却不少。此刻,即便让他戴上那副黑框无度数眼镜,在别人眼里,估计也不太像斯文秀气的文弱书生,而是名副其实的乡野村夫。

  白昼闲暇就放牛牧马,夜里漠清也偶有静思。想起过去,尽是痛惜酸楚,放眼未来,总是迷茫。每当念及两处,都在心中刻意挟止。不愿再提过去将来,只想好好的陪着父母、哥嫂,还有妹妹。

  日子安稳,如水静流,柳晨比较喜欢这种生活,但也有无奈的烦恼。此刻正处清晨,而且冬雪披装,柳晨‘避难’般的站在雪山林中,心中暗叹,也不知道娘请来的媒婆离开了没有,哎……

  春晓,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……,雪山林中,柳晨所站的离村庄不远,不断听到早起儿童的朗诗,他聆听了片刻,不禁想起自己的童年。

  九岁离乡,虽然在绝杀堂中多识了很多字,可全是为了而准备。真正说来,还真没念过多少书,记忆中就有那几首一二年级学过的简单诗文。除此以外,记得最深刻的也只有一首啦,刻在绝杀匕上的那首。

  想起,在浓浓怀念的叹息情绪下,柳晨竟拾起根枯枝在雪地上挥挥划落,写出刻于绝杀上的诗文:

  简简单单四句话,确将一名不返的顶尖杀手描绘得淋漓尽致,够霸气!柳晨望着诗文,思绪渐渐回到曾经,却不知自家屋里也正多感齐聚,讨论着与他相关的话题。

  “说的哪里话,村子小就得互相帮忙不是,前年我家三娃的媳妇还不是靠您出力”

  “哎,可惜我家二蛋命不好,出门打工弄残了左臂,人家的姑娘都瞧不上他”,农村结婚普遍相对较早,有些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已经有好几个娃。柳晨老妈想到自家二蛋虚岁都快二十九,婚姻还没有半点眉目,焦急之态难免凄凉。

  “您也别急,二蛋这孩子我也喜欢,人踏实,力气又大。只是不太爱说话。现在的姑娘啊,都喜欢会说会哄的,回头您得跟他提个醒,别那么害羞,在姑娘面前要多说几句”

  “真劳大婶您费心啦,回头我肯定给他说”,柳晨老妈话头一转,又道:“现在年关刚过,那些回家过年的姑娘应该还没回城打工吧,大婶您看看有没点眉目?我家二蛋都快三十啦,这样下去还真不是个办法”

  “不瞒您说,我亲戚娘家都问遍啦,回家过年的姑娘倒是不少,但…”,李大婶事有难言之隐,顿了片刻才道:“咱们自家人,也不怕您多意,那些姑娘啊,有的才听说二蛋快三十岁,就打退堂鼓啦。有的呢,听说二蛋左手不太好使,更是躲得老远。剩下的那几个,都说在外面打工认识了朋友,我也不好开口……”

  “您也别太难过”,见老太太如此神情,李大婶也过意不去,安慰了句,又道:“我这暂时没啥门道,不过还有家远房姨戚,住得比较远,改天我去走访下瞧瞧,她家娃呀也刚结婚不久,你家大友还去送过礼捏”

  眼见还有一丝希望,柳晨老妈转泪为喜,顿时又跟李大婶摆起姨妈家常,同时吩咐玉莲烧饭做菜。

  “玉莲真是越长越水灵啊,不知有人上门提亲了没?”,李大婶瞟了眼玉莲,当下赞口不绝,不知脑子里又在想哪门亲事。

  这时,她刚好从厨房里出来,不等老妈回答,就道:“二哥还没娶亲,我才不嫁呢”

  “好啦好啦,天天就知道把你哥挂在嘴边,自从你哥回来以后呀,你就像变小了几岁似的,都没以前听话啦”,柳晨老妈啜了她一句,又道:“做好菜就去叫你哥来一起吃饭啊”

  雪山林中,凝视着那首简单的短诗,无数回忆涌入脑海,从离乡学艺到技成出道,在中叱咤风云至最后潇然归隐,柳晨已其中而茫然无顾。

  玉莲蹑手蹑脚,跟做贼似的,悄悄靠近柳晨,这可常难得的好机会,难得他发呆发这么愣。

  “玉莲,你又想来吓哥了是吧”,柳晨没有回头,光听那脚步声就知道是总喜欢自己的乖妹妹。

  柳晨回过头来,笑道:“雪这么深,我要说没听到你会信吗”,却见妹妹疑头疑脑的望着自己身后,正想问她看什么时,只听她茫然不解的念道:“宝图藏在,绝杀匕中”,好像更加迷茫的样子,再次念了一遍:“宝图藏在,绝杀匕中”

  宝图藏在绝杀匕中?霎那间,柳晨大惊失色,脚下一个不稳,几乎原地滑倒,“玉莲,你说什么?谁告诉你的!”

  “宝图藏在,绝杀匕中,这句话,到底是谁告诉你的!”,知道绝杀匕的人为数不多,但都跟绝杀堂有千丝万连的关系。如果真有人告诉妹妹,那说明此人已经知道自己家的下落,只怕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啊,柳晨哪还控制得住心中的。更何况妹妹是说宝图就藏在绝杀之中,别说自己,就连也不知道,到底是何人告诉她的!

  “哥,你到底怎么了嘛,是自己写的呀,诺”,指了指柳晨的身后,玉莲满头雾水,还以为自己最引以为傲哥哥中邪了。

  柳晨急忙回头,只见树上积雪掉落,将自己所写四句话中的某些字打得模糊,唯有对角线处的八个字稍显清楚,正是‘宝途长载,绝洒必踪’。

  宝途长载,绝洒必踪…,宝图藏在,绝杀匕中?宝途长载,绝洒必踪…,宝图藏在,绝杀匕中?柳晨喃喃自语,当下恍然大悟,原来藏宝处的秘密就在随身多年的绝杀匕中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……

  柳晨猛然回身,正了正色,笑道:“乖妹妹,刚刚只是哥胡乱写的,你可不许乱说出去啊”

  就光是哥哥刚才的神态,没有猫腻才怪,玉莲双眼咕噜一转,“呆会回去呢,我就告诉爹娘,还要告诉大哥,还有大嫂,还有……”

  柳晨被吓得面如土色,“我的乖妹妹,你可不能说出来,对谁都不能讲,会惹祸的,知道吗,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过,好吗?”,非常期待着妹妹的点头,却见她没有半点动静,又苦苦求道:“好不好嘛,我的乖妹妹……”

  玉莲暗暗得意,心想,哥打架这么利害,跟他去赶集的时候,那些曾经老自己的坏蛋见到撒腿就跑,不仅力气大得吓人,有一次偷偷的时候,还见他跑的速度快得连影子都看不到,绝对不正常嘛,可他偏偏不跟自己说,连问他过去干了啥都敷衍了事,好不容易个小辫子,看他招不招。

  “什么好处尽管讲,只要你不乱说刚刚的事,哥都答应你”,这妹妹让人又气又急,但谁让她是自己妹妹呢,打是肯定舍不得,可骂都忍不下心,哎,柳晨很是头痛。

  “哥,别这么紧张嘛,我的要求也不高,只要你把以前的故事经历讲给我听,我也不乱说”

  没等他说完,玉莲哼了哼鼻子,“不行!我现在就去告诉爹娘,还有大哥,还有……”,说完转身作势,就要离开。

  “等等!”,柳晨立刻抢上一步,非常无奈的叹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,在你嫁出去之前,会把我以前的事情告诉你,但你不能跟别人说,爹娘也不能,知道吗”

  心计,玉莲高兴之余,又害怕哥哥,立刻伸出小指头,“拉勾,不许”

  刹那之间,柳晨神魂一滞,仿佛看到了青石镇郊外的那座无名荒山,回到那个星月朦胧的夜里,那位篝火旁边的女子,她不也拉着自己的小指,说着同样的念词么……